第15章:想要种子

作者:刺刺果更新时间:2022-08-05 23:08:39字数:2117字

  直到兔敏离开叶淼淼整个人都是懵的,她哪里知道那么巧遇到的雄性就是兔敏呢?
  
  看着银鉴那要吃人的眼神,叶淼淼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的厉害。
  
  “我刚刚和他说清楚了,我并不打算接受新的雄性,族长那里我会再去解释一次,你……们都放心吧。”
  
  叶淼淼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让银鉴和崽崽们安心,她初来兽世也是真的不想和其他雄性有什么事情发生,眼前这一个,啊不,这一窝已经够她头疼的了,如果再不小心招惹上什么不该招惹的人,那她岂不是要命丧黄泉了么?
  
  看叶淼淼的表情并不像是撒谎,银鉴方才冷着脸回到自己房中去,其他三个崽崽却仍有些不大放心的围着她。
  
  “娘亲,你真的不认识兔敏么?”
  
  “上次族长分配物资的时候,他还帮你扛过地瓜。”
  
  “还有雨季之前他来替族长送肉给咱们,也才过去没多久啊!”
  
  叶淼淼就知道这些小崽子不好糊弄,她只好故计重施,把对银宝儿说过的话又拿出来说了一次。
  
  为了让他们相信,叶淼淼努力的让自己眼眶湿润,表情也变得很忧伤。
  
  得知她是因为摔伤了脑子失去了很多记忆,银沧和银柏脸上顿时流露出愤怒之色,他们宁愿相信兽世有鬼也不愿相信叶淼淼的鬼话。
  
  从前她把银鉴捕到的猎物送给虎天后也是谎称自己摔伤了脑子失去记忆了,还说什么她原本相中的雄性就是虎天,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和银鉴结为伴侣。
  
  还有更过分的,银鉴是因为她才会把腿摔伤不能动,叶淼淼明知他有危险非但不救反而在面对众人的询问时谎称自己不知情,以至于银鉴独自一人在崖底待了几天几夜,等到被兽人们找到时已经奄奄一息,错过了最佳的治腿时间。
  
  事后族长很生气,叶淼淼又是老一套,摔了一跤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了。
  
  “宝儿,你怎么还能信她这种鬼话。”
  
  银沧和银柏将银宝儿拉到一边教训着,银宝儿心里有些委屈,抿着小嘴儿差点哭出来:“可是我觉得娘亲这次是真的摔坏了脑袋。”
  
  从前的娘亲什么都可以不记得,对他们几个的厌恶永远会写在脸上,可现在的娘亲,对他们很有耐心,她眼底纯净的像一汪清泉。
  
  银宝儿水汪汪的大眼里包着莹莹的泪珠儿,叶淼淼看着心疼极了,立马上前将她抱起。
  
  “都怪娘亲从前太坏,不该那样对你们,宝儿不哭,你要相信娘亲以后一定会变好的。”
  
  银沧和银柏脸上也有了自责之色,他们不该让妹妹伤心的,就算叶淼淼又用老借口来诓他们又如何,只要她现在对他们好、对宝儿好,幸福的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如果哪天她原形毕露了,那他们再动手也不迟。
  
  不得不说反派养的崽崽都是人小鬼大的,城府极深的。
  
  兔敏一事暂且告一段落,那头野猪也足够他们一家四口吃上半个月的,只是兽人没有太好的储藏方法,时间一久肉会变质,所以大家都是当天捕猎当天吃,吃不了放坏的也舍不得扔,所以时不时总有兽人因为吃了臭肉而生病。
  
  后来不知道是谁发现用烟熏过的肉可以放更久,于是兽人们学会了用烟熏肉储存,但是大多存下来的肉都要留着冬季之前去海边换盐,因为盐是兽人们生存的必需品。
  
  这天,银鉴又在忙着做熏肉,叶淼淼想上前帮忙却又实在害怕他冰冷的眼神,只好带着崽崽们上山去挖野菜。
  
  兽人们大多是肉食者,他们的主食除了烤肉就是烤地瓜,或者生啃地瓜,至于森林里的果子和地上的野菜,他们很多是不认识的,也不敢随便吃,生怕一个不小心中毒而亡。
  
  叶淼淼也怕自己会不小心采到有毒的野菜,于是半夜偷偷打开空间学习到天亮,差不多可以分辩清几十种能吃的野草。
  
  而且她还将一些好分辩的蔬菜叶子画在地上,让三个崽崽认了认。
  
  “如果能有些蔬菜种子就好了。”
  
  她看着眼前丰茂的草地,不由得说道:“这么肥沃的土地一定产量高,最好能有些小麦和大米种子。”
  
  她可太馋米饭和面食了。
  
  “娘亲,你说的是什么种子?”
  
  银宝儿有些好奇的问着她,叶淼淼当下耐心的解释起来:“就是一种果实可以磨成粉的食物,叫小麦,我们可以用小麦粉做香喷喷的馒头,还能包酱肉包,捏大葱猪肉馅饺子,擀面条拌杂酱吃。”
  
  叶淼淼越说越馋,银宝儿虽然见都没有见过她说的这些,可光是听着再看她满眼放光的表情便觉得好吃。
  
  “娘亲,那你可以做给宝儿吃么?”
  
  “当然了,只是我们需要先有种子才行。”
  
  “宝儿好想要这样的种子,娘亲我们要去哪里找呢?”
  
  银宝儿扬起一张笑脸,满是期盼的看着她,叶淼淼弯腰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也笑了笑:“大概要兽神显灵我们才能得到这种神奇的种子了。”
  
  “娘亲,这边有那种大叶子草,你快看看这个能吃么?”
  
  突然,银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叶淼淼连忙拉着银宝儿过去,只看一眼便欣喜万分。
  
  “这个叫生菜,可以吃的。”
  
  她说着就伸手揪了一片生菜叶子往嘴里放,两个崽崽顿时瞪大眼睛想要阻止,却见她咔嚓咔嚓很快就把一片叶子吃的干干净净。
  
  “来,你们也吃一片,生菜又脆又清新,把烤肉包在里面味道最好了。”
  
  她说着便又揪了一片嫩绿的生菜叶子递给银宝儿,小家伙稍作犹豫后便张开小嘴,像一只可爱的小仓鼠一样啃着。
  
  “有点……甜。”
  
  银宝儿嚼了满嘴,她从来没想过地上的草可以这么好吃,只是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上山了,从前怎么没有发现这种草呢?
  
  “柏儿你也吃。”
  
  银柏为自己能找到能吃的草而高兴,不用叶淼淼动手便自己揪了几片吃起来,他左右手同时往嘴里塞着,更像一只贪吃的土拔鼠。
  
  “沧儿呢?”
  
  叶淼淼起身看向四周,发现草丛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走过去时银沧才抬头和她说道:“这株草好奇怪,它的花花像果子。”
  
  叶淼淼定睛一看,这不是三七么?
  

刺刺果(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