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这才叫调戏

作者:兜兜有黄金更新时间:2024-06-10 16:16:02字数:2019字

  接着坐在摩托车上,身体微微前倾,双手紧握车把。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她猛地踩下油门,摩托车如箭一般疾驰而去。
  
  街上的路人纷纷侧目,她却毫不在意,专注地享受着速度带来的刺激。
  
  十分钟后,摩托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宋锦愿纤细的长腿放在车旁,她帅气的摘下头上所戴着的头盔。
  
  随意的拨弄两下,拿过一旁的文件,径直的走进了医院中。
  
  薄宴臣坐在车上,将刚刚宋锦愿摘头盔,甩头发,还有下车的动作深深吸引。
  
  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给他惊喜,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骑摩托车骑这么好的。
  
  宋锦愿在把文件给安然送到以后,安然立刻拿着去了院长办公室。
  
  在她走后不久,薄宴臣便戴着口罩从门外走了进来,宋锦愿穿着牛仔短裤,在那里坐着等安然。
  
  薄宴臣径直的去到宋锦愿对面的位置坐下,宋锦愿放下叠加的长腿,看向眼前的薄宴臣问:
  
  “先生哪里不舒服?”
  
  薄宴臣见宋锦愿好像不记得自己了,他靠在椅子上回答:
  
  “下面位置没反应。”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宋锦愿认真的打量了薄宴臣一眼询问:“你是昨天中午哪位严先生?”
  
  薄宴臣挑了挑眉,看起来她没忘记自己?
  
  “嗯。”
  
  “你那个位置我昨天不是为你检查过了?是正常的!怎么可能会没反应?”
  
  “问你。”
  
  问她?
  
  她昨天为他检查的时候,他下面明明就很正常,怎么今天又没反应了?
  
  难道他还有其他病症是自己没检查出来的?宋锦愿从抽屉里拿出手套,来到薄宴臣身边按了两下,反应瞬间就有了。
  
  两人四目相对,热气喷洒在彼此脸上,宋锦愿脸红的收回自己手:
  
  “先生,你硬了。”
  
  而且硬的速度非常快,如果这都叫没反应,什么才叫?
  
  这位严先生好像是有钱找不到地方花,有事没事天天看男科。
  
  薄宴臣在宋锦愿准备站起身离开那一刻,直接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重新拉了回来。
  
  宋锦愿一个不稳,摔在薄宴臣身上,唇也正好落在了他的口罩上。
  
  薄宴臣墨镜下的眼睛,微微一缩,还没反应过来,宋锦愿就用力的给了他一巴掌。
  
  “流.氓!”
  
  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打的薄宴臣,正在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宋锦愿。
  
  “你打我?”
  
  宋锦愿脱离薄宴臣的怀中,站在他的眼前:“谁让你刚刚调戏我了?”
  
  他就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就变成调戏她了?那她刚刚亲自己,算什么?
  
  薄宴臣戏谑一笑,站起身一步一步朝着宋锦愿靠近,宋锦愿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以前练过散打,你在靠近我一下,我才不管你是什么vip病人,我照打不误!”
  
  宋锦愿退无可退,她被薄宴臣逼至墙角,在打算抬手时,却被他轻而易举扣住了手腕。
  
  在试图抬腿时,薄宴臣却将腿抵在了她大腿两侧,令她无法动弹。
  
  两人姿势暧昧,呼吸加重。
  
  宋锦愿的双手被宋锦愿举直头顶,她羞红着一张脸,看着眼前戴着墨镜口罩的薄宴臣皱眉:
  
  “严先生,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你在不松开我,我报警了!”
  
  薄宴臣温热的大手,缓缓放在了宋锦愿的腰上,他将她拉入自己怀中,俯在她的耳旁说:“这才叫调戏,刚刚那一下,不算。”
  
  宋锦愿身体一僵,她用力推开薄宴臣,在准备去扇他巴掌时,薄宴臣又一次将她抵直墙角:
  
  “忘记告诉你了,我也练过散打。”
  
  宋锦愿:“……”
  
  “你给我松开!”
  
  薄宴臣看着在自己眼前炸毛的宋锦愿,他觉得有意思极了:
  
  “安医生刚刚不经过我的允许就亲了我,那么现在我的亲回来才能算扯平不是吗?”
  
  安医生?这家伙把自己当成是安然了?
  
  宋锦愿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唇就被堵住了。
  
  不过薄宴臣亲她的时候戴着口罩,两人的唇并未碰在一起,中间有一层口罩遮挡。
  
  宋锦愿气的去扇他巴掌,却一不小心扯断了他的口罩绳子。
  
  随意口罩绳断掉,薄宴臣的脸出现在了宋锦愿的眼中。
  
  这男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做的事情却这么猥琐?
  
  宋锦愿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唇,嫌弃的意味尽显。
  
  薄宴臣见状,取下自己脸上的口罩扔进一旁的垃圾桶中说:“安医生就这么嫌弃我的口罩?你放心,它不脏。”
  
  口罩是不脏,但他口罩后面的嘴脏。
  
  虽然没亲到,但也让她恶心了一下。
  
  “出去!以后别在踏进这办公室一步!还有,你的病也别再来这里看了,因为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精神科。”
  
  神经病。
  
  薄宴臣不怒反笑,他勾了勾唇,在宋锦愿炸毛的目光下离开了办公室里。
  
  今天他之所以来这里,是想证明他是不是对这个安然有反应。
  
  现在证明完了,他确实是对她有反应,她一碰他,他就硬了,但昨天晚上合作商送过来的女人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没有一点反应。
  
  甚至于她在自己房间里点上催情熏香都没有!
  
  他当时以为自己又废了,可是在遇到安然以后,他才发现,她和那个一年前的女人一样,都可以让他起反应。
  
  她们俩是例外。
  
  而且这个安然真的很特别!
  
  薄宴臣勾了勾唇,心情不错的消失在了宋锦愿眼前。
  
  在他走后,宋锦愿还在那里擦着自己的唇,越想越气。
  
  刚刚她就应该直接往他身下来一脚,彻底让他断子绝孙的。
  
  可惜了,没踹。
  
  不过下次她还有遇到他的机会,她一定会踹死他。
  
  臭流.氓!
  
  安然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仿佛发现了一个大八卦一样,她凑到宋锦愿眼前:
  
  “小圆子,你猜我刚刚在我院长办公室看见了谁?”
  
  宋锦愿兴致不佳的回答:“不知道。”
  
  “是薄宴臣!你的未婚夫!许久不见,他好像又变帅了!你要不趁此机会去见见?”
  

兜兜有黄金(作者)说:

投诉 捧场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