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5章 这是老夫的家事

作者:宁醉  |  更新时间:2018/10/12 18:12:49  |  字数:2143字
    她成功的在魏景迟的带领下,不顾管家的再三阻拦从丞相府的大门直接穿到了丞相府的内院。

    闲王除了特别闲之外,还特别的不讲理,眼看着管家上来拦人,他一副管家是来行刺的表情吓得人家管家不敢上前一步,只能暗暗知会了下人前去通报丞相。

    “孟小姐,本王带着宁画师来看你来了,我第一次来丞相府路不熟,你在哪?听见了就知会一声。”

    宁醉想装作不认识他,可无奈现在的自己如同鸡崽一样被他架着往前走。

    丞相府依旧如同她记忆中的模样,眼看着魏景迟的嗓子都要喊劈了,她才缓缓开口。

    “殿下,臣曾来过相府为长小姐做过画,二小姐的住处离长小姐的不远,臣以为该走左边这条路。”

    魏景迟有瞬间的迟疑,片刻后发出爽朗的笑声带着宁醉朝着左边的小路穿了过去。

    “宁画师你早说嘛,早说咱们不就早就能见到孟小姐了,说起来我还有些想孟小姐了,我今天可特意带来了香炉,说什么咱们也得拜把子。”

    她今天算是来错了。

    魏景迟丝毫不管跟在两人身后拼命阻拦的管家,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宁醉到了孟瑾心居住的陋室。

    不同于丞相府别处的豪华,孟瑾心的住处甚至连外院的大门都没有,黝黑的门洞恰似在暗示着暗无天日的命运。

    他不禁皱起眉头。

    “殿下若觉得不适,我们尽可以离开。”她仰头将他最细微的表情一起看在眼里。

    这里不禁简陋,还残破不堪,比不得皇室的雕梁画栋,又怎么能如得了王爷的眼。

    来这里只会让他觉得屈尊降贵吧。

    “这怎么破成这样,这可不行,等我找人来修修,本王义妹的宅子断然不可以破成这样。”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又揩油似的用手指在她手背上偷偷的磨蹭了两下,继而心满意足的踏进了房门,脸上的表情是莫名的满足与安心。

    笑的如同三岁的孩子得了糖吃般的满足,她眨眨眼将他这个傻笑印在了眼底,任由他拽着她往里走。

    今天的陋室出乎意料的安静,诺达的陋室中回荡的只有魏景迟的声音。

    “瑾心义妹,你在哪,本王带着宁画师来看你来了。”

    陋室中发出一阵熟悉的悉索的声音。

    “闲王殿下,屋内似乎动静。”

    每次长姐拿她出气的时候都会这样,将她关在房间里折磨,即使有人来了也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我听的清清楚楚,声音就是从屋里传出来的。”她指着眼前的房间,哪里是如同噩梦般的存在。

    爹不是不爱她,只不过丞相时常忙于公务无暇管理后院之事,大娘便极尽可能的欺负她。

    而她受欺负的根源就是与太子的一纸婚约,本以为那是能保护她的唯一的东西,结果却成了她的噩梦。

    宁醉比魏景迟还先一步冲上前去,大力的推着门,只可惜门里落了锁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是徒劳。

    “让我来。”

    她的胳膊被人大力抓了一把,下一秒魏景迟的大脚稳准狠的踹在了房门上,老旧的门直接碎成了两半。

    屋里躲着的人俨然没想到会有人硬闯,惊得抱做了一团。

    宁醉率先冲了进去,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婆子,张口便问,“孟小姐在哪!”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肯带到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两人一定知道孟瑾心的去处。

    “这里不似有人的样子,会不会是弄错了。”

    “不会的。”她回答的斩钉截铁,笃定的神色让他也不得不重视她的话,“孟小姐一定还在屋里,既然明面上看不见,一定是被她们藏在了床下或者衣柜中。”

    “这位公子,奴婢们实在不知您所言。”

    见事情闹得大了,管家义正言辞的前来干涉。

    “闲王殿下,即便您是闲王殿下也不能如此破坏朝中重臣的宅邸,此事若闹大只怕对您的声誉有损。”

    魏景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是么,居然会对我的声誉有损,那我可得在乎一下了。”

    宁醉咬着牙,握紧了拳头,“孟小姐一定是被她们藏起来了,她现在一定无助的很,我这就去找她。”

    谁知她才动了一步,那两个婆子扑了过来抱住她的腿,让她寸步难行。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管家继续言明,“闲王殿下,请您务必为您的声誉着想。”

    “说得对。”他微眯起的眼始终未离开过宁醉,她那副涨红了脸拼命忍着的模样如同细密的针戳在他的心窝窝上,难受的紧,“我确实应在乎自己的声誉,可本王好似就没有过那东西。”

    他的目光骤然变的冷冽起来,“你们两个,还不快放开宁画师,你们不知如此无礼的抱着翰林画师的腿是要被砍掉双手的么。”

    “再不松开我,我便不客气了。”

    宁醉恶狠狠的蹬开那两个婆子,眼看着两人又要扑上去,魏景迟一脚踢翻了其中一人,漫不经心的踩在其中一个婆子的手腕上。

    “怎么总有不知死活的东西挡路。”

    清脆的断裂声传过来,惊得另一个婆子缩成一团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饶命。

    没了两人的牵绊,宁醉跌跌撞撞的将屋内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最后终于在房间的后窗下面发现了被他们打昏过去扔到外面的孟瑾心。

    “孟小姐,找到了,在这!”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她的脉搏,明知道她不可能死,可还是忍不住替她揪心,也替自己揪心。

    还好,终于找到了。

    “她怎么样?”魏景迟姗姗来迟的出现在窗边,视线在触及孟瑾心一身的伤痕时收紧了眸光,“这帮恶毒的婆子竟然下手这样重,本王今天非得要了她们的命不可。”

    “呵,要了她们的命就够了么。”

    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也也许是孟瑾心实在太轻了,同样瘦弱的宁醉竟轻而易举的抱起了她,一步一步的踏入房内,语气冰冷。

    “宁画师?”魏景迟试探性的轻呼。

    她的声音冰冷到如同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要将这世间所有的恶人全都拽入地狱陪葬,“这些人即使是千刀万剐也不足以偿还对孟小姐欠下的罪孽,她们都该死。”

    “两位说得对,只不过这是老臣的家事,还望两位交于老臣前来处置。”

    门外,丞相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额头上还挂着汗珠。
宁醉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