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1章 不平等婚姻

作者:不鹿  |  更新时间:2019/3/1 14:45:40  |  字数:2124字
    坐落在半山腰上一千多平的顶级豪宅,在夜色勾勒中更显得气势恢宏。

    平静的夜空陡然响起一声惊雷,时初从睡梦中惊醒,一睁开眼,眼前浮现出一张狰狞的脸!

    “啊……”她扯着嗓子尖叫了一声,带着发自灵魂的恐惧,喉咙即刻被对方的大掌擒住,强劲的力道差点让她喘不上来气!

    时初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软,借着窗外透着来的微光勉强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她越发惊慌失措。

    眼前的这人,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莫家三爷莫聿寒。

    可谁都知道这段婚姻不过就是一场强制性的交易。

    传闻这莫三爷性情暴戾,而且形貌丑陋,面目狰狞,发起病来还曾出过人命,寻常就连亲近之人也难以靠近。

    莫家为此请过最权威的医生团队,用尽各种先进的仪器,依旧无效。

    无计可施之下,所有人都觉着是中邪了,恰逢莫老夫人请来的道士说想要治好这个怪病,不如挑选一个生辰八字选合适的女孩给他结婚冲喜试试。

    而这个冲喜的人正好就是时初。

    时初不肯又怎样?大半个青城全在莫家掌控之下,她要是逃了,整个时家必定跟着遭殃!

    她的内心感到绝望。

    尤其这时,她像是看到了一双嗜血的眼睛,仿佛禁锢已久的野兽忽然觉醒。

    “救——”命字还未说出口,男人将时初的双手高举过头顶。

    他像发疯了一般,啃咬着,丝毫不理会她的反抗挣扎,不理会她的哭喊求饶。

    时初眼前一阵阵发黑,仿佛飘摇在狂风暴雨中的无根浮萍,突然被卷入深渊,无处可逃。

    她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承受的巨大屈辱让她倍感折磨!

    手脚仿佛要断了一般,慌乱无助交织着委屈痛苦,只有死死地咬着嘴唇才不会泄露情绪,惹来更可怕的压制。

    良久,男人狂躁的理智,像是一点点地往回收。

    纤弱不堪的人早已昏厥过去,瓷白的面颊上似乎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莫聿寒微微凝眸,淡漠沉寂的心突然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他又发病了,而且还强行吓到了这个跟青葱似的芊苒女孩儿。

    房内的光线虽然昏暗,但他夜里的视力与白天无异,一张张清丽动人的小脸无比清晰地落入他的眼底,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就是被安排给他的妻子?

    时初身上一股清幽安静的馨香让莫聿寒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不知沉默了多久,方才昏厥过去的人如蝶翼般纤长的眼睫忽然间扑了一下。

    莫聿寒侧身,顺手将旁边的枕巾盖过她的眼睛。

    时初看不见眼前的事物,但是却能够第一时间清楚地感觉到身旁男人的存在。

    她慌张地想要逃,却被一把按住了手臂,猛然间,心狂跳不止。

    “莫先生,我愿意跟您结婚,但是求求您,别伤害我可以吗?”她嗓子沙哑的厉害,声线微微颤抖,满是可怜。

    方才那一幕已经将时初吓得够呛,差一点,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理智彻底清明过来,莫聿寒本没了再吓她的心思,听到这声“莫先生”,有些凌厉的眉眼凝了凝。

    “那你知不知道,以你现在跟我的关系,该称呼我什么?”

    甫一开口,让还处在惶恐当中的时初惊艳了一把。

    她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但却意外的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清冷淡漠,在夜里还有种莫名的……性感。

    但时初根本忘不掉方才他发病时恐怖的样子,丝毫不敢放松神经。

    “我应该……应该称呼您……”时初心头一紧,嗫喏着快把自己舌头咬到,却始终说不出那两字。

    “嗯?”他用鼻腔单发出一个疑问,就已经将时初吓得差点又惊叫出来。

    明明并无不耐,她却分明听出了威胁的意味。

    想起这男人传闻手上沾过血腥,恐怕也不介意再多她一条吧?

    时初不想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她要活着。

    于是她于是定了定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从牙缝中憋出两个字,“老……老公。”

    “以后就这么叫吧。”莫聿寒唇边蔓延浅浅的笑,清冷的声音却依旧带着令人畏惧的威严。

    “好…好的。”因为太过害怕,就连回应的声音都在颤抖。

    她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乖巧得让人不舍再说一句重话。

    “你不好奇我长什么样?”他淡淡地问道。

    时初僵硬着身子不敢开口,她哪敢?

    她打了个寒颤,声音好听的男人一般都那什么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休息吧。”

    他忽然冷冷地丢下这三个字,吓得她呼吸一窒。

    这男人喜怒无常,发起狠来她差点以为要没命,可好起来又跟正常无异。

    时初揭开枕巾时看到房内空荡荡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后陷入一股悲凉。

    这就是命吧!

    她再不愿意接受抗拒,今晚来到这里,是不争的事实。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改变不了,与其埋怨残酷的命运或者狠心的家人,倒不如想想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一晚上担惊受怕,折腾得够呛,时初缩在床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隔天醒来时,房间早已站满了人,吓得她差点没从床上滚下去。

    意识到自己的现状,她紧抓着被子,目光打量着这群佣人,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佣人们手中托着放着各种饰品衣服的银盘,毕恭毕敬地喊了声:“三少奶奶好。”

    三……三少奶奶?

    时初成了莫家三爷的妻子,已经板上钉钉,这样称呼也合适……

    可毕竟她还在上大学,身处现代社会,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这个讯息。

    “好……”

    “老夫人吩咐过,务必照顾好您的起居,梳洗完毕后请您过去一趟。”

    她们也不管时初是否会害羞,时间紧迫,直接掀开被子,面不改色地开始行动。

    只见原本光洁如玉的身体上,青紫交错,可见昨晚莫聿寒下手得多狠。

    被误伤成这样,还让人看到。

    时初又羞又急,却无可奈何。

    打扮完毕的她就像是精致的瓷娃娃,美得让人多看几眼。

    在佣人带领之下,绕过冗长复杂的回廊,她愁绪满怀地走到了老夫人的房门之外。

    深吸一口气,满脑子都是电视里演的恶婆婆样子,越想,手哆嗦得越厉害。

    “三少奶奶,请进吧!”
不鹿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