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24章无法原谅

作者:十云  |  更新时间:2015/11/3 23:43:24  |  字数:3165字
    又是太后?

    安老爷子是如此,当言是如此,就连景傲天也是如此,而且景傲天凭什么认为太后会在乎她?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安婷羽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在当言的护送下回到相府,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当安婷羽走进相府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是安东临那高大的身影。

    安婷羽淡淡一眼,然后直接从他身影越过,见状,安东临威严怒喝,“站住,见到自己的父亲都不会开口了吗?真是不懂礼数的东西。”

    “东西?”安婷羽回头,一双犀利的瞳眸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凌厉傲然,讽嘲冷笑,“我亲爱的父亲,若要人敬己,先要己敬人,你扪心自问,你是我的父亲吗?如果是,我被抢夫时你在干嘛?听说你在帮着安蓉心抢夫不是吗?而安蓉心为了一个男人行凶杀我之时,你又在干嘛?我出事的第二天你就不闻不问的出远门了不是吗?如此的你,你有资格做我的父亲吗?你根本就不配。”

    “你……”安东临冷眸一瞪,勃然大怒了,“你这个逆女,你这是在教训为父吗?我是你的父亲,做女儿的,只有听话的份。”

    ☆☆全网小说,尽在『原创书殿』☆☆

    “呵呵~”安婷羽讽嘲轻笑,“只生不养的父亲,对我而言跟路人没什么两样。”

    “路人?你竟然说为父是一个路人?你这个不孝女……”安东临怒气冲天,扬手就想教训安婷羽,可是他才扬手,原本在一旁默默无声的当言立即截下他的手掌。

    “承相大人,您若对大小姐动手,老爷子会生气的。”当言淡漠的神情,一板一眼的说道。

    “本相管他生不生气……”

    “当言,放开他,”安婷羽出言打断,突然笑得甜美,“我倒是很想看看我们的承相大人是怎么发威的,不过我可以保证,他若敢动我一根指头,我保证他明天一定会从承相的位置上滚下来。”

    她的笑容明明是那么温柔,可是如此温柔的安婷羽却让安东临无来由的一阵惊粟,早闻言自己这个长女变了,可是他一直认为一个人再怎么改变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异,然而真的与她对持时他才发现,这个女儿真的改变了很多。

    不管是气场还是神态,浑身所呈现出来的是如此的冰冷狂傲,聪明沉稳,不浮夸,句句简洁正中要害,这样的安婷羽,安东临甚至有一瞬间以为眼前站着的人是自己敬畏的安老爷子,而且那冷傲的性子……

    真像一个人!

    安东临盯着她,有始以来第一次如此细微的打量着安婷羽,柳叶眉儿弯弯,妖魅的眼眸晶莹如星,高挺小巧的鼻梁,不点而朱的红唇,还有……

    那块胎记,此时,安东临才发现,如果没有那块胎记,其实安婷羽长得很像他已逝的妻子,安婷羽的母亲付银春。

    想起付银春,安东临犀利的瞳眼闪过一抹暗淡的轻愁,他轻轻的甩开当言的手,不发一语的离开了。

    安婷羽一愣,看着那高大的背影,突然觉得威武的安东临就像一个斗败的公鸡,变得有些落寞孤单。

    “他怎么好像突然泄气了?”安婷羽问。

    当言看着安东临消失的方向,有些叹气,“大概是想起夫人了,其实承相大人不是不想对你好,而是无法对你好,当年,相承大人与夫人相知相交相爱,他们的感情很好,可是因为那个人,这个家毁了,夫人受辱选择轻生,承相大人一直不能原谅她的‘抛弃’,当然,他也是无法原谅自己的无能。”

    “这么说来,这个男人也不是太坏。”因为他不是无情的人,只是太懦弱了,懦弱得不敢面对一切。

    “可是为什么还会让二夫人进门?他们不是很相爱吗?”安婷羽还是不能理解,既然那么在乎,那么安东临心里应该容不下别人,可是二夫人孙氏是怎么走进相府的大门的?

    安蓉心的年龄与她相差不了多少,所以肯定是在事发之前。

    “二夫人是夫人的陪嫁丫鬟,因为酒后乱性,承相大人误以为是夫人,***二夫人闹着要自杀,是夫人让承相大人收她为侍妾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真够无聊的戏码。”安婷羽冷冷一哼,眼眸带着淡淡的讽嘲,以二夫人贪权恋势的性子,想必所谓的酒后乱性也不过是二夫人的把戏,就是可怜了她那‘生母’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中了别人的阴谋。

    次日,皇宫里传出一个惊人的传言,传闻,相府的大小姐聪明过人,不仅会弹钢琴,还会医术,甚至连皇帝都鼓掌叫好。

    竹春阁里,安婷羽淡淡的挑眉,“皇宫真是个可怕的地方,那么严密都会传出新闻。”

    “大小姐,虽然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当言觉得此事未必是宫中流传出来的。”

    “那么你觉得是谁?皇帝?太后?还是景傲天?”

    “当言觉得是后者。”

    闻言,安婷羽勾唇似笑非笑,美丽的眼眸闪过一抹赞赏之光,“景傲天?也只能是他了,真是小心眼,不就用了一个相似的代号。”

    “什么代号?”当言疑惑的看着她。

    “没什么,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安婷羽缓缓的站起,“当言,拿上医药箱,我们去景王府。”

    半个时辰之后,两道矫健的身影悄然潜入景王府,看着他们突然出现,柳云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景王府都成为你们家的后院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景王爷用流言来警告我,我怎么可能不来啊!”安婷羽轻轻拂袖,优雅的落坐。

    “什么流言啊?傲天,她在说什么?”柳云生问着正堂高高在坐的景傲天,而后者只是淡淡的勾起了唇,“本王也只是给你提个醒,别到时候惹来祸端,麻烦的可不只是你。”

    “那还真是谢谢景王爷的提醒了。”安婷羽意思性质的笑了笑,又剑下了笑容。

    这个狡猾的狐狸,明着是在告诉她,她在宫里所做的一切就算他不传也很快会传出来,所以让她自己先想好对策,可是暗地里,他也是在警告她,十九妾的代号不是那么好用的,没准会惹来祸端,而他不想被牵连。

    “傲天,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啊?”柳云生再问。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景傲天直接忽略柳云生的声音。

    柳云生翻了个白眼,“别当我不存在的好吗?安大小姐,你……”

    “那就一切都推给神秘的十九妾,而我,不是医者,我只是代为传话的中间人,这样我就很普通了。”

    “能代为传话就已经不普通了好吗?更别说你用的代号让人浮想联翩,弄不好别人还会以为十九妾就是幽冥宫十九代尊上,又或者是十九代尊上的妻妾。”难得的,景傲天有些无奈的抚着额头,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女人不是一般的让人无语。

    “只要‘十九妾’没有承认,那么以为也只是以为,谁也奈何不了我,相反的,我们还可以借助对方的威名,所以……”安婷羽微顿,蓦然间浑身散发着傲然与自信的气息,“不出十日,十九妾即将扬名,而我们的生意也会跟着财源滚滚,这是一种借势的商业手段。”

    “我说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懂啊?请问两位能给个解答吗?”柳云生死劲的瞪着他们,这两个人……

    都混蛋,竟然都把他当空气了。

    安婷羽与景傲天同时回头看着他,前后把头撇开,再次漠视了,而后者也只是淡淡一句,“日后再告诉你。”

    闻言,柳云生额前一片黑线,嘴角抽搐着。

    安婷羽轻轻拍了拍手掌,干练的道:“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我今天过来主要是给景王爷做手术的,准备一间干净的房间,当言,你进来给我当助手。”

    手术?

    助手?

    景傲天与柳云生一愣,就连向来淡漠面无表情的当言也轻闪着目光,又是一些让人很陌生的词,但大致的意思他们还是明白的,总之就是要开始医治景傲天的腿了。

    “那个……我能旁观吗?”柳云生开口,因为他真的很好奇,宫里医术最了得的钟太医与有神医之称的杨清唯都无法医治的伤,安婷羽是怎么救治的。

    安婷羽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另一道声音却在此时出现了,“那就让我也来观摩一翻。”

    “杨清唯?我们的大神医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去了牧州,这么快就回来了?”一见来人,柳云生首先高兴的道。

    ☆☆最全最新免费小说,微信搜索关注『原创书殿』☆☆

    “是师傅让我回来的,说是师娘五十大寿,刚好这几天有点时间,所以就回来了,不过没想到才进城就听闻安大小姐的性情大变,而且还要给景王医治,我真是吓了一跳,所以过来看看,不过好像传言是真的。”杨清唯说着的同时看着安婷羽。

    对于安婷羽,杨清唯不算陌生,因为他的师傅就是钟太医,以前安婷羽大小病都是由师傅接手,而他也没少见这个废柴大小姐,只是没想到才出一趟远门,这个向来懦弱无能的相府大小姐竟然变了,而且还是确确实实的变了。

    从他看见安婷羽的第一眼,他就知道,眼前的安婷羽完全不是以后那个废柴,她的眼眸清灵,沉稳淡定,浑身散发着强者才有的气息。
十云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